首頁 » 公告與新聞 » 媒體報道 » 正文

中國金融:上海原油期貨服務實體經濟功能逐步發揮

 作者 上海期貨交易所理事長 姜巖

2018年3月26日,上海原油期貨在上海期貨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正式上市交易,開啟了中國期貨市場國際化的元年。兩年以來,在證監會的堅強領導和相關部委的大力支持下,在市場各方的積極參與下,原油期貨經受住國內外各種地緣政治風險和極端事件考驗,市場運行更穩,市場規模更大,市場結構更優,總體呈現良好發展態勢。截至目前,原油期貨開戶數量突破12萬戶,境外客戶開戶突破200戶,涵蓋5大洲和19個國家和地區,持倉量突破12萬手,日盤交易量突破20萬手,在境內交易時段交易規模與美國西德克薩斯輕質原油期貨(WTI)和布倫特原油期貨(Brent)相當??傮w上看,上海原油期貨作為中國第一個對外開放的商品期貨,全業務流程已經經受了市場的全面檢驗,為商品期貨市場國際化探索出了一條可復制可推廣的道路,為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完善國際能源定價體系都作出了重要貢獻。

 

 

上海原油期貨運行平穩 經受住了極端市場的考驗 為中國商品期貨市場走出了一條國際化的路徑


原油期貨作為我國首個國際化的期貨品種,為期貨市場的全面國際化奠定了一套完整的政策基礎,同時也為中國期貨市場的全面國際化積累了寶貴的監管經驗。上市兩年以來運行平穩,經受住了各種極端市場和政治事件的考驗??梢哉f,原油期貨已完成了成功上市、平穩運行的第一階段。


一是市場運行更穩,市場有效性進一步提升。2020年春節以來,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爆發、OPEC+減產談判失敗等多重因素影響,原油需求疲軟,一季度價格累計最大跌幅超過60%,現貨企業面臨巨大的保值壓力。3月9日,WTI、Brent原油期貨盤中最大跌幅均超過35%,創1991年以來最高單日跌幅。上海原油期貨面臨同樣的市場極端行情考驗。自3月9日起,上海原油期貨出現連續2日單邊市,3月11日雖然盤中觸及跌停板,但并未出現市場擔憂的連續三板的情況,市場風險得到了有效釋放。與此同時,產業上下游企業積極利用上海原油期貨套保,并通過期貨交割拓寬購銷渠道,有效平抑了價格下跌對企業生產經營帶來的風險。期間,上海原油期貨持倉規??焖俜糯?、屢創新高。2020年3月12日,持倉量首次突破10萬手,其中一般法人客戶持倉占比從春節前的23%上升至44%。上海原油期貨各項制度和風險控制能力經受住了市場考驗,較好地滿足了企業風險管理的需要,為實體企業安全生產經營保駕護航。


二是市場規模更大,部分交易日亞洲時段交易量超過Brent。2019年上海原油期貨累計成交量3464萬手,在美國期貨業協會(FIA)公布的全球能源類商品期貨期權交易量排名中居14位,在原油期貨品種中的市場規模僅次于WTI和Brent原油期貨。2020年春節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上海原油期貨在關閉夜盤交易的情況下,日均成交量達到15萬手,部分交易日在亞洲交易時段流動性超過Brent原油期貨。


三是市場結構更優,機構投資者和境外交易者參與度大幅上升。截至目前,上海原油期貨總開戶數超過12萬戶,境外客戶開戶突破200戶。2019年,原油期貨法人客戶成交量成交占比從23%上升至35%,法人客戶持倉量占比從47%增長至63%;境外客戶成交量同比增長106.5%,占比從7%增加至15%。;境外客戶持倉量同比增長122.1%,占比從14%增加至22%。交易和持倉數據反映出機構和境外投資者參與度大幅上升,市場運行逐步走向成熟,同時國際化程度也不斷提升。


四是功能進一步發揮,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有效提升。繼聯合石化與殼牌、京博石化簽署以上海原油期貨合約計價的現貨貿易合同后,更多的產業客戶在貿易中使用上海原油期貨價格作為基準價。2019年8月,中海油首次使用上海原油期貨價格作為向下游煉廠銷售原油的基準價。此外,相關產業也開始使用原油期貨進行套保。由于航空煤油價格與原油價格高度相關,華夏航空通過上海原油期貨進行買入套保,規避航空煤油價格上漲帶來的風險。


上海原油期貨有效反映亞太市場供需 進一步完善了國際能源定價體系


亞太地區的原油消費超過全球的三分之一,但亞太地區缺少反映區域供需關系的基準價格。上海原油期貨的價格代表的是中東地區中質含硫原油的中國沿海價格,反映的就是亞太地區市場的供求關系。與境外市場相比,上海原油期貨合約設計的特點,使得上海原油價格天然地包含原油、運費和匯率信息。上海原油期貨在與國際油價保持高度聯動的同時,能夠及時反映亞洲市場自身特點。自2019年下半年起,上海原油期貨較Brent原油價格由貼水轉為升水,客觀反映了美國輕質低硫原油產量增長對中重質含硫原油的價格影響,以及OPEC國家限產、國際運費價格大幅上漲等市場因素。此外,在10月伊朗油輪遇襲等亞洲交易時段突發性事件中,上海原油往往率先啟動行情,帶動海外夜盤波動,在與境外市場保持高度聯動的同時,與WTI和Brent形成良好互補,更加高效地反應亞洲市場特點。在當前匯率和運費避險工具缺乏的條件下,上海原油期貨有效地為境內實體企業參與期貨市場套期保值時避免了匯率和運費波動的風險。


上海原油期貨與境外市場相比,反映的價格和市場供需都不相同。WTI反應的是美國內陸庫欣地區的市場價格,Brent反映的是歐洲北海的原油供需,但各個市場之間價格并不是相互割裂,而是相互關聯的。WTI和Brent之間可以用庫欣至美灣以及美灣至歐洲運費反映兩個市場的價差;Brent和Oman(阿曼)之間可以通過互換和掉期互相轉換;上海原油期貨也自然可以通過加減運費保險反映兩地的價差。各個原油期貨市場之間的價格形成有效聯動,可以更有效地發揮市場資源配置的功能。數據顯示,2019年境外原油期貨分別在亞洲時段的早盤(9:00)、午盤(13:30)和夜盤(21:00)開盤后30分鐘內成交量大幅增加,WTI較開盤前30分鐘日均成交分別增加110%、71%和88%,Brent日均成交分別增加1299%、164%和64%。這既反映出國內原油期貨的開盤在一定程度上對國際原油市場的活躍起到了積極的影響,同時也是境內外市場聯動性增強的表現。實踐證明,上海原油期貨的推出填補了亞太原油市場價格的空白,進一步完善了國際能源定價體系。


上海原油期貨期現聯動 助力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和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


2019年,上海原油期貨交割總量1761.8萬桶,交割金額合計78.56億元,實際交割油種涉及阿曼、巴士拉、上扎庫姆和卡塔爾海洋原油4種。參與實物交割的買賣主體包括石油公司、一般貿易公司、期貨公司風險子公司等多種類型,其中石化企業交割占比約七成,境外企業交割占比過半。國有大型石油公司、地方獨立煉廠等多家涉油企業通過參與交割,賣出不適合其加工裝置的油種、買入短缺的油種,調劑現貨油種余缺,優化現貨資源配置,提升煉油效益。此外,為保障交割安全,便利企業參與交割,同時支持海南自貿港建設,上海期貨交易所新增原油期貨海南交割倉庫,進一步擴大可交割區域。截至2019年底,上海原油期貨交割倉庫6家合計9個存放點,輻射范圍遍布遼寧、山東、上海、浙江、廣東和海南等沿海地區。


發展我國原油乃至將來的成品油、天然氣期貨市場,需要一個現貨市場發達、期現一體化的國際油氣市場體系來支持?,F階段中國的原油現貨市場發育程度較低,上海原油期貨的交割制度設計打通了保稅原油的進口、轉關和出口的全流程,運行模式經歷了實踐檢驗。2019年累計971.5萬桶原油通過報關進口、轉關及復運處境的方式出庫。其中約360萬桶原油通過大連、舟山、湛江報關進口;約450萬桶原油出口至韓國和緬甸;約160萬桶原油分別從湛江和舟山轉關至洋山。全流程的走通為下一步以原油期貨保稅倉單為基礎的現貨市場貿易奠定了一個良好的基礎。此外,結合國家“長三角一體化協同發展”戰略,立足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浙江建設油品貿易中心的定位,相關各方充分發揮各自優勢,共同培育長三角保稅油氣現貨市場,并與保稅原油期貨市場構成完整的多層次、國際化油氣市場體系,共同打造我國油氣商品市場的國際定價中心和全球資源配置中心,全面提升期貨市場服務區域經濟發展的能力,更好地促進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更好地服務于“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國家戰略。

 

未來展望


上海期貨交易所始終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緊緊圍繞“服務實體經濟、防范系統性風險、深化金融改革”三大任務,以建設國際一流交易所為目標,按照上海期貨交易所“三五”規劃穩步推進相關工作。下一步,我們將加快推出結算價交易機制(TAS)、穩步推進原油期貨期權、推進保險參與交易、推動上海價格在現貨貿易中的使用。同時,我們將一如既往地持續完善規則制度,盡力降低交易成本,不斷深化市場服務,為包括境內與境外、實體與金融、機構與個人在內的所有投資者提供更好的服務。隨著中國期貨市場的不斷發展及對外開放程度不斷提高,上海期貨交易所將以原油為基礎,加快研究推出低硫燃料油、成品油、天然氣等能源品種,著力構建中國能源價格體系,為市場提供更完善、更豐富的定價和避險工具的同時,為保障國家能源安全、提升價格影響力貢獻一份力量。

 

附件下載
3d的开机号和试机